西安一村民自称掌握举报材料 敲诈村书记200万

发布时间:2019-06-06 12:53:23

  自称手上掌握了村书记的违法材料,村民郭某向村书记索要200万元。被抓后,郭某获刑4年又6个月。

  今年7月29日晚,西安市雁塔区某村居民郭某联系同村的杜某,称其手中有该村党支部书记王某在该村城中村改造、地下车库修建及超市投资建设等方面与开发商暗箱操作的违法举报材料,让杜某转告王某出钱解决此事。

  7月30日下午1时许,郭某通过电话向王某索要钱款200万元,称可将已递交到省、市相关部门的3份举报材料及其本人手中的1份举报材料销毁,并保证再有举报可找关系解决。下午3时许,王某向郭某指定的账户转款20万元,并与郭某约定待其看到举报材料后,再支付剩余的180万元,随后王某报警。

  7月31日晚9时许,郭某来到约定的地点与王某见面时,被蹲守的公安机关抓获,并当场查获举报材料复印件若干。

  案发后,公安机关依法冻结赃款20万元。

  今日上午,西安市雁塔区法院审理了此案。经审理认为,郭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敲诈勒索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鉴于其认罪态度好,存在犯罪未遂情节,且赃款已追回,可依法减轻处罚。为了保障公民的财产权利不受侵害,以犯敲诈勒索罪,判处郭某有期徒刑4年又6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

  法律相关知识:

  一、共同犯罪的刑事责任

  (一)主犯及其刑事责任

  根据刑法第26条第1款的规定,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主犯包括两类:一是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犯罪分子,即犯罪集团中的首要分子;二是其他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即除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以外的在共同犯罪中对共同犯罪的形成、实施与完成起决定或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犯罪分子是否起主要作用,应从主客观方面进行综合判断。对主犯的认定,应以共犯人的主客观事实为依据,以刑法第26条的规定为准绳,不能任意扩大或者缩小主犯的范围。

  对于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即除了对自己直接实施的具体犯罪及其结果承担刑事责任外,还要对集团成员按该集团犯罪计划所犯的全部罪行承担刑事责任。但首要分子对于集团成员超出集团犯罪计划(集团犯罪故意)所实施的罪行,不承担刑事责任。

  对于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以外的主犯,应分为两种情况处罚:对于组织、指挥共同犯罪的人,应当按照其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对于没有从事组织、指挥活动但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人,应按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

  (二)从犯及其刑事责任

  根据刑法第27条第1款的规定,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从犯包括两种人:一是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即对共同犯罪的形成与共同犯罪行为的实施、完成起次于主犯作用的犯罪分子;二是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的犯罪分子,即为共同犯罪提供有利条件的犯罪分子,通常是指帮助犯。

  从犯是相对于主犯而言的。主犯是共同犯罪中的核心人物,没有主犯就不可能成立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只有主犯(须二人以上)没有从犯的现象是存在的,而只有从犯没有主犯的现象则不可能存在。

  从犯也应对自己参与的全部犯罪承担刑事责任,但根据刑法第27条第2款的规定,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三)胁从犯及其刑事责任

  根据刑法第28条的规定,胁从犯是被胁迫参加犯罪的人,即在他人威胁下不完全自愿地参加共同犯罪,并且在共同犯罪中起较小作用的人。如果行为人起先是因为被胁迫而参加共同犯罪,但后来发生变化,积极主动实施犯罪行为,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则不宜认定为胁从犯。由于胁从犯是共犯人的一种,具有犯罪故意与犯罪行为,故行为人身体完全受强制、完全丧失意志自由时实施的某种行为,以及符合紧急避险条件的行为,不成立胁从犯。

  对于胁从犯,应当按照他的犯罪情节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四)教唆犯及其刑事责任